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如影随形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8:47: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鹰,钻出被雪覆盖的洞口用力甩了甩身上的雪,艰难的向前走了两步,扭头向四周看了看。他相信自己的目光是锐利的,不会只看见十几步远。  四周灰蒙蒙的一片,什么猎物都没有,他知道在这么个天气不会有动物出来,除非是傻子,自己是傻子吗?当然不是,自己知道在这个天气出来会一无所获,但还是出来了,因为家里马上就要断粮了。这场雪来的突然,自己并没有储存下食物,因为以自己的经验这个季节不会再有雪了,谁想到就下了还没完没了的。自己还好办,可是自己的妻子已经快要临产了,自己现在已经是个准爸爸,再过月数自己就可以有了自己的孩子当爸爸了,所以自己一定要出来,哪怕是碰碰运气也好。  雪,在大兴安岭并不是个稀罕物,大兴安岭的冬季要比关内长,似乎整个冬季大兴安岭都被雪覆盖着。但是在这个季节下这么大的雪却是让人所料不及的,这雪下得邪乎,铺天盖地的没白没黑的下。好不容易熬过去了冬季,耐不住寂寞的枝头已经吐出的一丝嫩黄碧绿,顷刻之间便被冻成了冰疙瘩埋在了雪的下面。  雪还在肆虐的下着,整个大兴安岭除了风声雪声再就是被冰雪压断的树枝的嘎巴声,断裂的树枝垂直的插入厚厚的积雪中,密密麻麻的像鹿障,使人看了望而生畏。  鹰,弓着身子艰难的往前走着,雪在风中打着旋地到处乱飞,鹰低着头躲避着不时飞进眼里的雪花。温度低的吓人,鹰感觉自己就要被冻僵了,曾经让自己引以为豪的敏锐的视觉,在这风雪中没有一点用武之地。  鹰,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脚印,自己留下的脚印在风雪中只一会功夫就不见了。鹰有些心虚,这种感觉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但是今天确实心虚了。自己一路留下的气味在这风雪中荡然无存,鹰担心自己会回不来。  鹰,是一只狼,是一只狼的名字。鹰周身除了自己的鼻头是黑色的,其他白的没有一点瑕疵。鹰像一座山,像一座强壮的山。狼的皮毛一般都是灰白色极少有纯白色的,鹰小时候和自己的兄弟姐妹没有什么不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变成了一只与众不同的狼。伟岸的身躯皎洁的身姿。捕猎时如白色幽灵般的速度,让众狼看了简直是一种享受,在一次成功的捕猎后,鹰彻底的征服了整个狼族,鹰毫无疑问的被狼族推选为他们这个狼族的首领。鹰站在高处,俯视着自己整个狼族,鹰很自豪成为这个狼族的首领,他要带领自己整个的狼族创造辉煌,要征服整个的草原,山林,建造属于自己狼族的王国。鹰踌躇满志的仰天长啸,他要让所有的山林草原都明白自己才是这里的主宰。众狼族齐刷刷的坐在四周,仰天长啸呼应着自己的新首领。  白色魅影如风,鹰似一道光,瞬间从高处掠过。众狼族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齐刷刷的站在高处,向鹰飞逝而过的方向望去。  和鹰一起回来的是一只和鹰一样的雪一样白的狼,洁白光亮的皮毛,红红的鼻头就像白色锦缎上镶嵌上了一个红色的樱桃,周身散发着一股水的灵秀之气。身材娇小玲珑虽然不像鹰一样有山一样的身躯,但是不乏婀娜。那双水灵灵的眼睛透着迷狼的灵光,众狼的眼睛都直了。这只叫灵的狼和鹰就是一对金童玉女,天设的一双,地造的一对。已经有狼仰天长啸表示已经接纳了这只叫灵的狼,鹰很兴奋扭头看了看灵,用他那漂亮的大尾巴轻轻的扫了扫灵的背。灵轻轻的看了看鹰,鹰脸一红感觉自己的这个动作有些暧昧,很不好意思的抬起了头。  这时狼群里传来阵阵不和谐的声音,鹰在狼群里扫了一眼,是那些年轻的母狼。奇怪了,以前只要自己锐利的目光在狼群里一扫,那些年轻的母狼都会眼里露出温顺的目光,温柔的垂下头,今天是怎么了?  每一只母狼看灵的目光都是敌视的,不友好的,拒绝的,有的甚至露出了挑战的目光。鹰好生奇怪,到底怎么回事啊?鹰回头看了看灵,灵读懂了那群母狼的意思,无奈的看了看鹰,眼里露出失望的光。那种无助孤独的眼神,让鹰心里猛地一颤,灵转身孤独的离去了,那孤独的身影让鹰心痛。  那群年轻的母狼群起攻之拒绝了灵的加入,灵的加入对这群年轻的母狼是一种彻底的威胁,她们从鹰对灵的眼神中已经看到了对自己的威胁,灵的加入会使她们心里有一种绝望。鹰,是她们心中的白马王子,是她们的神,是她们的希望,是她们的未来。每一只年轻的母狼都在心里把鹰当做自己未来的丈夫。每一只母狼都在心里和其他的母狼叫着劲,都希望自己被鹰钦点。如果灵加入了自己的狼群,看鹰的眼神自己谁都没有机会了。在拒绝灵的时候,她们不约而同的站在了一个阵营里,当然这些鹰不会明白。  灵,很孤独很伤心很无助,鹰的出现曾给了自己一线希望,但是那一线希望只在一瞬间就消失了。灵回头看了看,希望看到鹰的影子,失望,仰天长啸那声音很惨烈很幽怨。灵明白,在这弱肉强食的社会里,自己孤独的在这草原山林游荡是多么的可怜,终可能就会和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一样,被那些能直立行走叫做人的动物猎杀。  灵,恨自己的这身曾经被自己引以为豪的毛皮,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都有一身和自己一样的毛皮,就是这身毛皮招来了那些直立行走的人的围追堵截。让自己一家东躲西藏好无立锥之地,那些让自己一家东躲西藏的人让自己憎恨,是他们让自己失去了父母的关怀,兄弟姐妹的呵护,每次在梦中,都会看到父母兄弟姐妹被猎杀的血淋淋的恐怖的场面惊醒。想到这些,灵愤怒的仰天长啸那惨烈的啸声在夜晚久久回荡,让山林震撼让河流激荡,可又有谁能懂得灵此时的感慨。  风,随心所欲的把枯黄的树叶扯起放肆的在夜空乱舞,枯叶无可奈何的在林间东躲西藏,皓月皎洁的面庞被天狗贪婪的撕去了一半,变的面黄肌瘦摇摇欲坠的贴在黑黑的天边,夜黑月瘦书写无奈。  灵,俊秀的脸被风扯起的树叶抽打的火辣辣的生疼,灵弓着背,尽量的把头低的很低。在狂风的追逐中艰难的没有目标的往前走着,希望能找到一个能藏身的地方。  一个枯树洞张着恐怖的大嘴挡在灵的面前,灵不由得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在战栗中顾不上害怕把娇弱的身躯挤进了树洞,狂风夹着树叶,张狂的瞬间把树洞堵得死死的。  灵躲在树洞里饥饿难耐,只好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妈妈说过饿的时候睡着了就忘了饿了。  父亲和母亲分别隐藏在茂密的灌木丛中,远处一只野猪正在呼哧呼哧的用嘴巴子拱埋在地下的根茎,野猪似乎感觉到了隐藏的危险,很警觉的不时抬起头向四周眺望着。  父亲和母亲尽量的把身躯压得很低,慢慢的小心翼翼的向野猪靠近。野猪是一个危险的猎物,遭到攻击时它那两颗尖尖的渗人的大獠牙会毫不犹豫的撕裂敌人的胸膛,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狩猎者不会轻易的对野猪发起攻击。但是这次野猪没有机会撕开敌人的胸膛了,它遇到的是灵的父亲母亲。一对经验丰富配合默契的夫妻狩猎者,遇到灵的父母只能是它倒霉运气不佳,只好成为灵一家丰盛的晚餐了。  父亲把撕下的野猪肉分给灵的哥哥姐姐却没有給灵,灵大声的喊着,父亲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灵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急忙向父亲跑去。可是父亲他们却离自己越来越远,远处他们的身影在黄昏中变得金黄透明,慢慢的升到空中融入到五彩的夕阳中。什么都看不到了,灵跳起来想追赶他们,可是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跳起的身躯重重的摔在地上。  灵,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自己还是在那个树洞里,眼泪已经把胸前浸湿了一大片,两眼饿得直冒金星。风好像已经停了,灵钻出树洞,清晨的阳光柔柔的洒在昨夜被狂风糟蹋的一塌糊涂的森林里。阳光很美,美得让灵有些眩晕,可是灵没有心情欣赏早晨的美景,还是找个猎物填饱肚子为上。  休息了一晚灵感觉身上有了一些力气,不像昨天那样疲惫了。灵迅速的登上山坡,四处巡视着。灵的眼睛一亮,在不远处有一只野猪的幼仔,盯着自己的猎物感觉自己的肚子又在咕噜咕噜的乱叫。灵没有忘记四处观察观察看看有没有成年的野猪在附近,如果幼猪的父母在附近自己只能望猪兴叹没有机会了。天不亡我啊,灵高兴的心里想着,憋足了劲迅速的奔下了山坡。也许灵是饿极了,也许灵是太兴奋了,灵没有注意在远处的灌木丛里有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伸了出来,随着灵的快速奔跑在慢慢瞄准。  就在灵接近猎物的时候“轰”的一声枪响了,在枪响的同时灵感觉自己被一道白影重重的撞飞了出去,那道白影随自己重重的摔下了山坡的灌木丛里。灵不明白怎么回事,只感觉自己眼冒金星浑身像散了架一样,想站也站不起来只有趴着呼哧呼哧喘气的份了。灌木丛一阵晃动,鹰满头是血的钻了进来。灵勉强睁开眼看到是鹰,眼泪哗的流了出来,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鹰,回头看了看伤心离去的灵,灵那幽怨的目光让鹰打了个冷战。狼群里传出一阵阵唏嘘声。鹰不相信一见钟情,可是灵的离去却使自己像丢了魂一样,从没有过的感觉,让自己不知所措。  狼群里不乏漂亮的母狼,众母狼的心事自己也不是不懂,可是自己一直把她们当做自己的姐妹,从没有异样的感觉。可从见了灵,她那油亮洁白的毛皮,娇弱优雅的身姿,带着幽怨的眼光,让自己一下子感觉自己是个年轻的帅气的小伙子了。他在心里已经默默的认为灵就是自己一直等待的,在梦中总是朦胧的那个身影,可以和自己终生厮守相沫一生的另一半。  鹰看了看静悄悄的狼群,仰天一声长啸,转身寻着灵离去的方向追了出去。鹰放弃了刚刚获得的头狼的位置,在鹰看来没有什么能比灵更重要的了。无论灵走到哪里,自己都要把她找到,自己要一生保护她,做灵一生的护花使者,不要灵受一点伤害。因为自己是一只叫鹰的狼,有着像山一样身躯的狼,天塌下来有鹰顶着因为自己是狼是强壮的狼。  天很蓝,夜很美,这注定是一个浪漫的夜晚。鹰和灵相互偎依着,灵在鹰的照顾中变得更加娇柔艳丽,看鹰的眼神总是柔柔的像要滴出水的样子。鹰以前从没有这样温馨的感觉,原来恋爱是这样的美妙动狼心魄啊,鹰感觉自己像是飘在云里一样晕晕乎乎的飘飘然。  你看一颗流星划过了,妈妈说每一颗流星坠落都会有一种动物灭绝了,我们的食物也越来越少。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的草原森林也是在逐年的减少,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我见过有一个部落的狼群,因为喝了被污染的水源差不多都死光了。那些直立行走自以为是这个地球的主宰的叫做人的动物,他们乱砍乱伐在逐渐的蚕食我们的草原森林,使我们不得不经常的顶着风沙迁徙度日。他们不但使我们居无定所,还拿着那种叫枪的东西到处屠杀我们动物,就像你的父母兄妹……,鹰看着灵微微的垂下了头。急忙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快看,流星雨,湛蓝的夜空瞬间变得色彩斑斓,一群群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在鹰和灵的上空快速划过。像天女散花,像鲜花盛开像群蛇乱舞,一簇簇一束束前仆后继。  灵高兴的流出了眼泪,这是灵次观看流星雨,还是和鹰一起。灵终于破涕为笑,在这个流星雨装扮的浪漫的夜晚,看着灵天真烂漫纯真的样子,鹰傻呆呆了。  灵终于走出了一直以来萦绕在自己心头的阴影,在这迷狼的夜晚,鹰看到了一个真实的灵。鹰陶醉了,陶醉在灵的天真烂漫里,陶醉在灵的纯真娇柔里。  你真是我的天使,你说什么?灵问,我说你是我的天使,鹰傻呆呆的说,灵脸红了红的像熟透的苹果,红得像夏日的玫瑰。那只叫鹰的狼和那只叫灵的狼在这满是流星的夜晚成了一对世界上幸福的两只狼,满天的流星雨就,是夜空为那只叫鹰的狼和那只叫灵的狼燃放的烟花爆竹,天当被地当床两颗心在经历了生死的历练后终于拧在了一起。  天空不再喧闹,顺手扯一块薄纱遮住不停地眨着眼睛的星星和已经脸红了的月亮,夜变得那么的静静的,连对方的呼吸和心跳都听得那么清晰。  鹰,陶醉在灵的温柔里,灵融化在鹰的爱恋中。那银色月夜下耳鬓厮磨的呢呢喃喃,那天涯海角温馨的浪漫,都在一抹笑一缕情中融化在这个世界。仿佛只有彼此那浓浓的意,蜜蜜的情。隔绝了喧嚣,隔绝了寂寞隔绝了一切,只剩下期待,就像一朵恬静的百合花在彼此感受着对方心跳得节奏。我是花只为你娇艳,我是叶只为衬托花的芳香,哎,多么诱人的夜晚啊。  都说恋爱中的狼是傻瓜,我看蜜月中的狼就是白痴,鹰经常头脑发热做出一些让灵啼笑皆非的事来。  一只野兔探头探脑的从洞穴里钻出了半个身子,转动着小脑袋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危险了,悄悄的钻了出来,直起身子又向四周看了看迅速的钻回了洞里。不一会又迅速的钻了出来,耸立在悬崖上的老鹰,早把野兔这些伎俩看透了,在野兔次钻出洞的时候已经被老鹰锐利的目光锁定了,看到野兔离洞口远了老鹰急速的伸出利爪俯冲了下来。  鹰和灵刚刚猎捕了一只山羊吃饱后靠在岩石上眯缝着眼,享受晨起阳光的沐浴。野兔次钻出洞的时候鹰已经看到了,只是岩石挡住了野兔的视线,没有被野兔发现。一般狼吃饱了不会主动地捕猎的,不过正沉醉在蜜月中的鹰容易冲动,头脑容易发热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是很正常很容易理解的。心细的灵已经感觉到了鹰的蠢蠢欲动,遂把眼睛睁开一丝细细的缝,微微的注视着鹰的傻乎乎的举动。   共 1163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缓解前列腺炎从自身做起
昆明治疗癫痫的研究院哪家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滚动 有微商城网入驻费用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