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西风息事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2:30:4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拜师  古桥镇水边但家村,山青水秀,人才辈出。从小喜欢习武的但息事就出生在这个美丽的村庄。但息事对各式武功都充满了好奇,并且虚心好学。只要听说哪里有高师,他便翻山越岭,不辞劳苦,到处寻找,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有一次,听说远在百里之外的青峰岭有个师傅武艺十分了得,第二天一早他便身背行囊,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这位名师。不巧的是当时还有一个年轻人也是千里迢迢来拜师学艺。这位师傅性格怪僻,说一不二,从来不滥收徒弟。面对两人求师,只肯收授一人。怎奈二人都不肯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怎么办?抽签?不公平,石头、剪刀、布,太荒谬。师傅沉默良久,搬来一条长长的窄凳,接着又拿来一把大砍刀放在两人面前说:“本师不教无名之辈,今天我要试试你俩的工夫,我现在躺在这条凳子上,你们谁用这把大刀砍到了我,我就收谁为徒。如果砍不到我的话,你们就回去再学几年。这样对你们两人来说也算是比较公平。你们俩个谁先来?”师傅说完便躺在了凳子上。先来的后生说,“我先到就我先来”,说着抢先拿起大刀高高举过头顶,叫声师傅请看刀,话没说完便使出全身力气砍将下去,只听见“啪”的一声,一条窄凳齐刷刷的断成两截,动作奇快,力道奇猛,令人惊叹。但刀下并没见师傅受伤,却见师傅稳稳的站在一旁大喝一声“好刀法”。说完,又搬来一条窄凳对但息事说,“现在该看你的了。”但息事看了看师傅,又看了看大刀,说:“师傅,这武艺我不学了,万一我这一刀下去失手伤了师傅怎么办?那可是要遭天打五雷轰的,再说我也下不了这个手呀,罢罢罢,我还是回家随父耕田作地算了。”说罢,在师傅面前跪地一拜,起身背起行囊准备回家。师傅说:“且慢,你们俩都随我坐下。”他郑重的对两个人说,“本师不是不教无名之徒,而是不教无德之徒,学武只能防身不可作恶,你们要知道,如果一个人学到了一身功夫去作恶的话,那将要残害多少无辜。”他指着先来的后生说:“年轻人你去吧,你不是学武之人,今后可要好自为之。”从此,这位高人便把但息事视为己出,热教三伏冬教三九,把自己的一身本事毫无保留地教给了但息事。但息事也把师傅当成亲生父母一样服侍,茶水饮食无不细心调点。他一年四季,炎天暑热,酷冷寒冬从没停止过练功,总是起五更睡半夜,把师傅的武艺学得炉火纯青。学成以后,师傅打发他回家,行前,千叮咛,万嘱咐,武艺只能防身健体,不可害人,万不可在江湖上逞强称能,惹是生非。但息事千恩万谢,满口答应,含着泪拜别师傅,依依不舍地踏上了回家之路。    二、两招制服“赛南京”  但息事告别师傅回家后,谨记师傅的教诲,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心在自家院子里习武,丝毫没有半点懈怠,功夫日见长进。偶尔有事出门,也是一副蔫巴拉叽无精打采的样子,光从外表看,谁也不知道他是个武功高人。日子如流水,倒也相安无事。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但息事从不轻易出门,也不惹事生非,伪装得严严实实,但他武功高强的消息还是不径而走。这样的消息可乐坏了南京城里的武功头名状元“赛南京”。说起“赛南京”,南京城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直以来,他都是稳坐南京城武功圈内的把交椅,号称打遍南京手。但是,“赛南京”自从坐上南京城武功把交椅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因为方圆几百里都找不到他的擂台对手,天天坐在家里唉声叹气生闷气,总觉得自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这不,一听说有个但息事满身武功,功夫盖世。就非要找机会跟他一比高下不可。于是,他立马派自己得意的大徒弟人称“独眼龙”(因与人打架斗殴,被人打瞎一只眼睛)的带上礼物来到但息事家邀请其前往南京城切磋武功。但息事无意张扬,好酒好莱招待以后婉言谢绝。“独眼龙”只好悻悻地无功而返。“赛南京”并不甘心,几次三番,三番五次派人前来,大有不与但息事一比高下决不罢休的气势,闹得但息事家里鸡犬不宁、人心厌烦。万般无奈之下为息事宁人,但息事只好带领数名家人前往南京城。  历史上曾经建过都的南京城,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到处都是商铺、歌肆、酒楼、尽显皇城气派。但息事到了南京城,“赛南京”倒也摆出一副绅士的样子,身着长袍马褂,亲自带领徒子徒孙浩浩荡荡到码头迎接,并大摆宴席,盛情款待但息事,然后又把但息事送到客栈。表面上和但息事称兄道弟,礼仪有加。几天过后,俩人便选定日期开始比武。“赛南京”派自己的喽啰广贴海报,到处宣扬,意欲取胜后名扬四海。  到得这一天,南京城里万人空巷,早已搭建好的擂台前人山人海。下午3点,双方签定生死契约,中人(即双方请来作证的人)坐好以后,哨声一响,比武正式开始。高高的擂台上,只见那边但息事双手握拳,心不虚,气不喘,马步定跟站稳。这边“赛南京”表面看似若无其事,但心里却在想:今天必须速战速决。就用两个绝招,一招将其制服,二招将其毙命。想毕,他突地一个箭步,飞也似来到但息事面前,顺势微口一张,一股阴沉之气直逼但息事脑门而来,但息事只觉得似有一块沉重的砖头狠狠的砸向自己的脑门。仅这一招,一般武林高手必死无疑。但息事心里一沉,心想,今天看他下的狠招,必欲置我于死地,这一比,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来不得半点仁慈,原本只想和他打个平手,互不伤害,已经不可能了,既然你不仁也就怪不得我不义了。千钧一发之际,但息事身影一晃,躲过“赛南京”一口恶气,化险为夷。“赛南京”恼羞成怒,哪里肯善罢甘休,一招被解又下杀手,接着一个饿虎扑食,两手前扠,意欲坐在但息事的身上就势一把掐断他的脖颈置其死地。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但息事右手闪电似的往“赛南京”的腰间一挥,“赛南京”的两根胸肋骨生生被折断,只听见“唉哟”一声,“赛南京”当即倒地不起。这时,原本鸦雀无声的台下,只听得“呵”的一声,众人皆大惊失色,一时只恨父母少生了两只脚,一哄而散,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但息事赶忙站起,来到“赛南京”跟前,躬身施礼,说:“今日不意失手,多有得罪,小弟家有神药一方,大哥如果相信我的话,我保证不出一月,你的身体不仅完好如初,就连你的武功也一如从前不差分毫。”赛南京“说:“兄弟的情我领了,你即使医好了我的身体,我的颜面又往哪里搁,我丢不起这个人。罢罢罢,徒弟们,快抬我回家,别在这里丢人现眼。”据说,“赛南京”被抬回家以后不听任何人的劝告,拒绝治疗,拒绝进食,不久便不治而亡。    三、复仇  但息事一举制服了“赛南京”,随从家人非常高兴,欢呼雀跃。当天晚上,他们便在一家豪华酒楼进行庆祝,一时间,大家推杯换盏,忘乎所以。这时有人就说,但少爷现在在南京城可谓是家喻户晓,扬眉吐气,我们也跟着沾了光,趁这个机会,大家干脆在南京城里好吃好喝多玩几天。这一说得到一致赞成,大家齐声附和说,是呀是呀,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这么大一个城市,看看风景,逛逛窑子,让我们也开开洋荤,享受享受,也不枉出来一趟。大家正说得高兴,只听一直都在沉思的但息事说,“大家静下来听我说,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我估计‘赛南京’被我打伤了,他的徒弟“独眼龙”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进行报复。并且有可能今晚他们就要采取行动。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带大家到南京、北京、上海、天津各个大城市玩个够,现在大家赶快收拾东西离开这里,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动作一定要快,否则就来不及。”听了这番话,大家的头脑都清醒了不少,觉得非常有道理。于是家人不敢怠慢,赶紧收拾行李,连夜租了一条船慌慌忙忙过了江。大家下了船,但息事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再说“赛南京”的徒弟把“赛南京”抬回家后,大家一阵手忙脚乱,有人到大医院请来了的医生,替“赛南京”处理包扎伤口,有人去通知家人,一直忙到了半夜时分。这时“赛南京”的大徒弟“独眼龙”突然一拍脑门说:“兄弟们,今天真是忙昏了头,忘了一件大事,刚才大家一门心思救治师傅,忘了替师傅报仇。这个仇非报不可,决不能让但息事那小子活到明天。大家赶快去准备顺手的家什马上随我动身。”不多时,“赛南京”的大徒弟“独眼龙”便带领上百人悄悄的把但息事下榻的客栈围了起来,待到一切准备就绪,看看万无一失。“独眼龙”趾高气扬地走到前台一问,方知但息事早已退房走人。“独眼龙”气得直跺脚,把客栈前台一掌砸得粉碎,大吼一声:此仇不报,誓不为人。说完,气势汹汹地走了。  日子在不知不觉间过去,一天,照例练完功以后,闲来无事,但息事便拿着一根鏦钩(专门用来挑柴的扁担,两头尖尖的,农村山里人家几乎家家都有的常用工具。)准备去山上砍柴。这时,一位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走到但息事跟前问:“师傅,但息事但师傅是这个村吗?他在不在家呀?”但息事看了看来人说“不错,他是这个村,敢问这位师傅,你找但师傅有事吗?”中年男子说,“我跟但师傅是多年的老朋友,有点事找他”。“呵,是这样,我看到他刚刚出门,可能还没走远,我来替你喊一声“。说完,但息事便将手中的鏦钩往地上轻轻的一顿,鏦钩便深深的插进了土里,但息事接着起身一跃,一只脚就稳稳的站在了鏦钩尖上,他用手作喇叭状放在嘴边大声喊:“少爷,请你赶快回家,有客人找你,他说有重要的事情与你相商。”旁边的中年男子看得目瞪口呆,不由得倒吸一口气,但却装得没事一般地说:“这位师傅,你是但师傅的什么人呀?”“呵,这位客人,小人是我们少爷家的一个长工。”中年男子心想,好家伙,一个长工,武艺都这么高强,但息事本人那还了得,三十六计走为上,省得在这里自讨苦吃。想到这里,中年男子连忙说:“师傅,既然但师傅不在家,那我就下次再来,下次再来。”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待他走远,但息事望着那人的背影自言自语道:看来,从此没有安定之日了。  又一日,但村来了一个自称有点武功的人,逢人就说,听说但息事老师傅武功高强,不才真心想和他切磋切磋。不知但师傅肯否屈就?其时,但息事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在了这个男人面前:“这位师傅,你想和但师傅切磋武技,但师傅一定非常欢迎。来,请到寒舍先喝杯茶。”来人也不推辞,紧随但息事来到一户人家门口。刚迈进门槛,就见来人神不知鬼不觉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金钱镖,手一挥,电光一闪,金钱镖不偏不斜深深的插入屋梁正中。但息事也不说二话,一跃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金钱镖。并顺手把金钱镖还给来人说,“师傅功夫了得,请在堂前稍坐片刻,我去去就来。”不大功夫,但息事便用一只大石磨当作茶托端来两杯热茶,一杯轻轻的放在客人面前说“师傅请用茶。”自己则一只手托住石磨,另一只手将杯茶送到嘴边深深的抿了一口。来人见状,心底发虚,连忙站起身说:“师傅,不才多有打扰,你有事先去忙吧,鄙人告辞。”  送走了陌生人后,但息事却高兴不起来。他忧心忡忡,沉默良久,总觉得老是这样被动应付终究不是办法,必须想一个计策绝了“独眼龙”他们报仇的念头才好。  几天以后,但村传出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一代枭雄但息事突发急症不治而亡。家里上上下下,老老少少无不悲痛万分。大厅里搭起了大灵堂,苍松翠柏,黑幔白幡,庄严肃穆。厅堂中央放着一口高大的黑漆棺材。由于但息事一直认为习武之人不宜婚配,所以一直没有结婚,更没有子女。只有他的侄儿、侄女、侄孙几十人披麻戴孝,在棺木四周守棂。方圆几十里的社会各届名流、亲朋好友、武林高手惊闻恶耗,为但息事的突然离世深感惋惜,纷纷前来吊唁。一时间,息家门前人流络绎不绝。  在家祭奠七天以后,家人扶棺上山安葬。这时,村口突然传来几声炮响,接着便见一支洋鼓洋号乐队吹吹打打拥簇着一群人走来,为首的便是“赛南京”的大徒弟“独眼龙”。只见“独眼龙”装模作样的趋步上前,跪在棺前,一边抹眼泪一边说:“但师傅,你怎么走得这么早哇,我们看你来了”。说完,他轻轻的用手扶着棺木走了一圈,然后带着他的徒弟扬长而去。这一切被藏在附近的但息事看得一清二楚。“独眼龙”一走,但息事立马走出来,在众人诧异的目光里,围着棺材仔细看了一遍,只见棺材外表毫发无损。于是叫人打开棺盖,几个人齐心协力把沉重的棺盖一打开,伸长脖子往里一看,都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胆小的已是面色煞白。只见原先放在棺材里的几块大花岗石已成齑粉。大家面面相觑,一阵后怕,人人背后都沁出了一身冷汗。但息事吩咐人们赶紧抬走棺木,撤走灵堂。说也奇怪,从那以后,身体一向强健的但息事无论做什么事都是无精打采,提不起精神,结果不到半年功夫便也抑郁而终。     共 49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
昆明专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昆明治疗癫痫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企业 微店店长版官网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