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菊韵轻鸿飞舞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20:40:2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穆轻鸿一踏入河水,便感觉到不一样,这里正处于河流转弯地带,本应十分湍急才是,不过,穆轻鸿却没有一点感觉到河水的冲刷,也不知道是否那颗避水珠起了作用,关键是河床底部竟然非常宽阔平整,很有规律的样子。  刚开始还有一个倾缓舒叙的坡面,在离河岸五米左右,坡度突然加大,变得难以站立,穆轻鸿几乎是从上面直接滑了下去,落下三十来米高度地方,幸好在水里,并不曾因此会摔伤。到了底下,面对的就是一片宽阔平整、仿佛人工修建的平台。在平台的尽头,一处峭壁横亘,峭壁的正中,是一道石质古朴、厚重的大门,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沧桑,任凭河水冲刷洗涤,依然屹立不倒,没有丝毫破败模样。若非是在水里,倒可做一道气派非凡的宗门山门。而这道大门前宽阔的平台,不正是宗门前演武之地?  穆轻鸿并不曾见过那些宗门什么模样,也不知这里是否曾是哪个宗门所在,看到那道大门,觉得应该就是孟飘尘口中所提到的所谓的洞府口了。不想再生事端,穆轻鸿手足并用,几乎是用跑的,还是用了足有半个时辰才走到那道石门之前。  到了那道门下,穆轻鸿亦是忍不住惊叹,这道门高五丈,宽足有一丈八尺,成对开形式,门上雕龙刻凤,极尽大气沧桑,浑然天成,自有道韵十分。人站在门前,显得格外渺小,微不足道。令穆轻鸿感到震撼的,是大门正中那一个不知是刻还是写就的、巨大的“道”字,看着是一个字,仔细观看却是无数个道字组成,而那无数个道字,似乎还可以分解,成更多的道字,各种字体,井然杂陈,排列组合,完美地契合,组成一个巨大的道字。其上神韵飘浮、霞光溢彩,单单瞧上一眼,便可令人的修为增长到一个更加开阔的高度,仿佛打开了一扇充满着强大力量、令人无比向往境界之门。  穆轻鸿此时便有这样的感悟,看着这道巨大的石门上,那个巨大的“道”字,穆轻鸿甚至有些怀疑,这个洞府里所有的宝贝功法加起来,也没有这个道字,更加值得珍惜。它们之间似乎,没有一点可比性。  穆轻鸿坐了下来,他此时开始有些迫不及待了,楚千羽为了救他重伤离去,一直是亘在他心头的一根刺,没有哪一刻,穆轻鸿有如此渴望提高自己的修为。在他的心中,仍然愿意相信,楚千羽只是暂时离开,他们终有再见面的一天。  穆轻鸿坐在那里,开始盯着并感悟那个道字,并很快地沉入其中。  何为道?万物为道,诸法亦道,而道法自然,身为道始,善恶之源,阴阳叠转,一呼一吸间,是为道矣。  一句话突兀地窜入穆轻鸿的脑海,已是不知多少时间过去。在他静静地坐在那里,感悟着那道石门上巨大的“道”字时,时间仿佛停顿下来,外界一切种种莫若浮云苍狗,过去未来,只在一念。穆轻鸿似乎有些明悟,然而更多的是迷惑,不过,他知道是时候停下来了。  穆轻鸿手指一捻,顿时一股淡蓝色火焰跳出,虽然看上去与以往并没有多大的不同,然而,那炽热的温度散发出来,欲要毁灭一切的热量,穆轻鸿知道,他的这股奇异的火焰,已然升级,达到了一种他都无法知道的等级高度。  收起火焰,穆轻鸿拨出长剑,手腕轻轻挽动间,舞出一朵朵剑花,一些以往不曾理解明白的招式剑技,此刻舞来水到渠成,仿若行云流水,极其挥洒自如,飘逸出尘。而渐渐地,穆轻鸿感觉自己便是那剑,手臂流转舞动之间,剑随意到,再没有半点招式痕迹。他甚至有种错觉,如果再遇到那头冥海血蛟,他一剑在手,已是足够抵挡对付了。  “喝……”穆轻鸿一声轻叱,手中剑向前挥斩,顿时,一道肉眼可见的剑痕,直直地扫向前面一块巨石,只听得“嚓”的一声,那块巨石竟是从中间被一剑破开,一分为二。  穆轻鸿愣愣地看着手中的剑,似乎有些被镇到。他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坐在那里,一番感悟心得,竟是如此地惊喜不断,收获连连。意犹未尽地收了长剑,穆轻鸿也是感到有些遗憾。在未曾遇到楚千羽前,他一心向学,眼里只有书本,心中唯有文字,虽然家中也为他备了一把宝剑,不过,除了偶尔拿在手中把玩一番,穆轻鸿是从未想过要学什么剑技,所能使出的那些个招式,不过是依样画葫芦,徒有其形,虚有其表罢了。  要是有一套完整的剑法武技,再经这么一番感悟深化,不知又会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境界。穆轻鸿暗自叹息遗憾,不过也随之放下,他本性耿良,乃是随遇而安之人,些许遗憾,想想也就罢了,并不再纠结。收拾好心神,再次望向那道石门,是时候进入其中看看了。  而穆轻鸿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他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剑法,对于剑的领悟完全地由心随意,少了剑法框架的枷锁桎梏,能够以自身的感悟理解,达到剑意剑境,这是非一般人能够轻易达到的境界。除非他本身已然达到一定的水平,对剑法早已有了自己的看法,成为剑道高手,若只是拘泥于一般的剑法套路,徒有其形,又如何能够有自己的道,得到如此收获巨大呢?不过,这也难怪他,他本身的起步就晚,所能看到的境界高度也只能那么高,自是不能明白,自己竟因此,算是创造了一门剑法武技。不过,此等剑法武技,也只有他能够用就是了。  那道石门高大而厚重,足有上万斤不止,不知能否人力推开?心里想着,穆轻鸿走向前去,伸出手用力推去。幸运的是,那道门竟是非常容易就被他推开。而门的背后,也不知暗藏了什么机关,似乎有一层阻力阻挡着外面的水进去。穆轻鸿本来用了一颗避水珠才能在水中行走,当他一脚踏入石门,却发现里面竟是干干的,再没有一点水能够进入其中。  也顾不得惊奇,穆轻鸿便被眼前的情景所惊呆,明明是在水底,这里却有蓝天白云,青山秀水,却是别有洞天。在一座小山坡上,立着一间土墙与茅草搭就的屋子,一扇窗、一道门,屋子前面是一片荆棘篱笆围成的院墙,栽种着一些树木与花草。那些树木花草都十分茂密、生机洋溢,树上结着一些果子,已经成熟,通红透黑,散发出阵阵香甜味道,格外诱人。按捺住心中激动,穆轻鸿向着那间泥墙茅草小屋走去。  就在穆轻鸿进入那道石门不久,两道人影再次出现在这条河边,正是去而复返的孟飘尘与胡雨儿。不过此时的孟飘尘头发披散着,衣着也不再光鲜,看模样有些狼狈。显然,在冥海血蛟自爆时,他虽然及时用了遁符逃离,却并没有能够完全避开,依然是受到了冲击。而胡雨儿明显的要好一些,却是因为孟飘尘承受了大部分冲击力,她的修为要低一些,却反而受伤轻些。  二人重回此地,在看到那个巨大的深坑时,还是忍不住惊叹后怕,想到另外三个师兄弟,可能并没有他们这般好运逃走,胡雨儿心里一阵伤心,还是孟飘尘劝说半天,方才好些。至于另外两个人的生死,因为是初次见面的原故,并没有多大的交集,除了惊讶那二人的修为竟然出乎意料外,胡雨儿并没有多少愧疚。倒不是说她人冷血,实在的,像这样的事遇见太多了,心也有些麻木了。  四处查探了一番,在确定周围再无一人,孟飘尘率先,跳入河中,胡雨儿一咬牙,也跟着跳了下去。而同样的,他们在看到不远处那道巨大的石门,还有脚下一片巨大空旷的广场,相视一眼,俱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激动神色,二人不再犹豫,迈步向着石门冲去。  只是,二人无论如何用力,却根本无法推开石门。焦急中,孟飘尘甚至使出剑技功法,全力轰在石门之上,然而,除了激溅起点点火花,什么情况也没有发生。那道石门仿佛是一块石头雕刻而成,根本不能打开。任凭二人怎样摸索取巧,依旧是无功而返。纵是心有不甘,二人也不可能长时间呆在水下,万般无奈,二人只好上岸。  只是,二人并不死心,又几次下水,继续围着那道石门寻觅查找,生怕有一丝遗漏细节,便是打开石门的关键。虽然觉得不可能,二人还是以广场为突破口,一点一点地搜查过去,几乎要翻遍整个广场的每一块砖头石块,终回到那道石门前,结果不用想也是白费力气。而这一番折腾,二人差不多用了小半年时间,只能无奈叹息着、郁闷地离开。  而感到更加郁闷的却是孟飘尘,搭上了三个师弟的性命不说,还借用了两个本就是打算用来当炮灰的外人之力,,他还不得不用了一张的遁符,要知道那可是他花了极大的代价才得到,本来是用来保命之用,结果却是什么也没有得到。那个所谓的洞府根本就不存在,也许就算是有,早已被谁捷足先登拿去了。一想到这个可能,孟飘尘就有一种吐血的冲动,强制地按捺下去,还不得不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微笑着安慰胡雨儿,与一起离去。  一个俊逸出尘的身影,在孟飘尘二人离去不久,飞速地从远处而来。当身影来到这片沙滩位置时,停了下来,并四处查看一番。终,这身影竟然也是向着河里走去,慢慢地消失在河面,终,除了偶尔地听见几声兽吼,和河水流动的淙淙声音,四处一片寂静,仿佛从未发生过什么。  与穆轻鸿一般,此人并没有如同孟飘尘二人一样胡乱地找寻,甚至乱敲一气。在看到那道石门上巨大的“道”字时,他竟然也是坐了下来,闭上了双眼,开始感悟那个“道”字给他所带来的冲击与明悟。而他这一坐,竟然就是三天过去。  良久,他猛地睁开双眼,眼中显现出惊喜,显然也是得到了不少收获。下一刻,他一挥手祭出一把宝剑,轻轻地舞动间,只见远处一块巨石,在“嚓”的一声响中,一分为二。若是穆轻鸿在此,会发现此人剑气所破开的那块巨石,赫然正是被他一剑破开之石。那块巨石,原来竟是石门打开的关键。而石门上那个巨大的“道”字,更是关键中的关键。谁又会想到,要打开石门就必须破开巨石,而要破开那巨石,首先你得静下心来,去感悟那个“道”字。  点了点头,此人不再纠结,径自走向石门,伸手轻轻地一推,石门打开,而他一闪身,也是窜了进去……早已进入石门的穆轻鸿,此刻正站在那个小院子中,他的面前,一棵高大的树上,结着几颗已然熟透的果子,散发着一阵阵沁人肺腑的清香。而早在之前近半年的时间,穆轻鸿已从那间草屋里,得到一枚戒子、几枚玉简,和一个散发着浓郁药香的丹炉。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一枚戒子,居然是一个空间纳物的戒子,而且,那显然不是一般的纳物戒子,里面的空间巨大,不止存放着诸多的功法卷轴、丹药药材、成品的兵器器械,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炼器材料、一大堆的金银珠宝,而一块足有十亩大小的药田里,种植着各种高级珍稀药植,几只仙鹤,正悠闲自在地,在其中优柔漫步,俨然已是一方小世界,这竟是一枚能够存放活物的戒子。  空间戒子穆轻鸿知道,还是楚千羽告诉他的,并且,楚千羽就有一枚,不过,那空间小得可怜,只有几平方大小。而听楚千羽介绍,就是那枚几平方大小的戒子,也是十分的珍贵难得。若不是她自己有一些女儿家的东西需要放置周全,比用储物袋方便,她本意是想把戒子给穆轻鸿的。穆轻鸿没有想到在这里得到这样一枚戒子,自是万分惊喜,不过一想到楚千羽,他的一颗心便沉落下去,忍不住难过伤感。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那个力量,能够找到千羽?虽然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穆轻鸿还是有些迫切希望,他怕万一,到时候千羽的魂魄消散,或早已轮回转世,他将再去哪里寻找到她?收了那枚戒子,带在无名指上,穆轻鸿顺手拿起一枚玉简,神识透进,顿时,一股庞大的信息,涌入他的识海。或简单明了、或晦涩难懂,那些信息量如此的巨大,穆轻鸿都有些吃不消,感觉头疼万分。而更加令他惊讶莫名的,是那些信息所带给他的,让他难以相信的惊世秘密。  “吾生于天地未开,于鸿蒙之始,混沌开蒙……”  “比及十亿万年,吾乃开灵智,晓阴阳,而觉天地空漠,寂寥难捺……”  “亿万光阴如梭,吾苦寻同道于苍茫,遨游寰宇无界,撕裂虚空,遁于终一无所得,怅然伤感,立于虚空,喟然而叹,无以解忧……”  “吾自解体,身化亿万、神元亦化亿万……比及又十亿万年,吾身始得启萌,而化盘古,以开天地,鸿蒙大道,始乃发生,以衍万物……”  “想不到在天地初开之前,居然是这个样子,还真是让人难以相信哩。”不断涌入的信息,令穆轻鸿惊奇不已,同时,他的心境也得到很大的提高,仿佛间他化身为那个自称“吾”之人,独自一个人站在虚空,睥睨苍穹,无尽的永生,却只能给他带来无穷的痛苦。如今的人们,一味地追求所谓的永生,却忽略忘了,身边的亲人、朋友,即使永生不可得,依然如此地执迷不悟。而在那个“吾”的心里,虚空寂寞,却是人生苦长,也许,再无人能够理解明白,他当初为什么会自解身体,衍化万物?穆轻鸿似乎有些懂得,依然不能清晰抓住,于渐明渐悟中,他的修为再次提高,达到一个难以想像的高度。  “何为道?道法自然,万物皆有道!……”  “何为道?道是你我,在于天地,一花一世界,一尘一须弥……”  穆轻鸿再次抓起一块玉简,沉入无边无际的信息之中,然后,再次抓起一块玉简,又有无数的深奥难懂的句子,涌入他的脑海,沉淀、堆积。当一块玉简中的信息全部存入他的脑海,穆轻鸿睁开了眼睛。 共 10351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警惕 包皮切除不可随意做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
云南哪家医院手术治疗癫痫?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房产滚动 微信有哪些小程序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