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5000亿余额宝红与黑

时间:2019-02-02 22:27:3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5000亿余额宝“红与黑”

本报 刘飞 北京报道

余额宝5000亿的体量引来更多热议,继取缔论后,又有银行业协会的“偏袒”建议。

2月27日,中国经济报道称,银行业协会近日召集相关会员行研究银行存款自律规范措施,并将出台相关自律规范文件规范相关存款利息,要求各行严格遵守相关监管规定,利率上限执行同档次基准利率1.1倍,提前支取按照活期存款利率计息或收取罚息。

并建议应将余额宝等互联金融货币基金存放银行的存款纳入一般性存款管理,不作为同业存款,按规定缴纳存款准备金。

一石激起千层浪,采访多家互联金融人士,他们的一致反应是,只针对互联金融货币基金来做这种规定和安排极为不妥,中银协为银行代言的立场有失金融改革开放公平性,“宝宝们”与其他货币基金的本质是完全一样的,的不同是采取了互联销售的方式。

鲶鱼搅动利率市场化

尽管余额宝成长的路上遭遇“少年维特”的烦恼,但由其燎原的存款利率市场化却刚刚开始。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自我革命。2月28日,历经7个多月筹备的民生银行“直销银行”正式上线,首期推出了货币基金产品“如意宝”,人民币储蓄增值产品“随心存”和满足客户资金汇划需求的“轻松汇”。同步跟进的还有兴业银行,获悉,该行联手兴业全球基金将于3月初推出新一代余额理财工具“掌柜钱包”。

这看似一小步微调,实则一大步的改革,这意味着两家银行未来存款将大幅减少,货币基金将会出现大体量,从而将基本实现在络平台“实质意义上”的利率市场化。

尽管对互联金融货币基金的争议风波一浪高过一浪,但无论如何,以洪崎行长为代表的银行家们不再傲慢,他表示,“民生银行清醒地认识到,传统银行业已经深处于一个由移动互联技术驾驭的重塑金融生态的崭新时代,互联金融方向已定,银行必须为自身注入互联的基因。”

重塑金融生态这一崭新时代的正是余额宝的推出,尽管近日支付宝没有披露的规模数据,只披露了截至2月26日,有超过6000万用户把资金交给余额宝管理,收益率仍高达6.1140%。

但业内人士估计,目前余额宝规模或达5000亿元。对比的是,1月底中国货币基金规模尚未突破万亿,过去8个月,余额宝从零开始,以一己之力占到整个货币基金市场的三成以上。

“如果什么都不做,就只能任凭自己的存款流失。”民生银行内部人士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称,直销银行的推出直接将民生加银、汇添富两家货币基金“邀请”到了自家的储蓄账户,主动提高负债成本,挽留住自己的存款客户。

民生银行2012年年报显示,其活期存款占比超过35%,获取成本大概为年息0.5%。如果其原有活期客户大面积转入货基,目前较低的短期协议存款利率也高达4%以上,若不能借此吸引外部存款流入,民生银行的资金成本将飙升,净息差和利润也会相应受损。

在某国有大行人士看来,短期来看,“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创新推广存疑;长期来看,如果民生银行能够把自己的直销银行规模快速做大,生息资产的规模扩张或能弥补部分利差收窄对其业绩的负面影响,但仍不容乐观。

2月28日当天,本报走访了多家民生银行点及社区银行,工作人员并未向前来咨询理财业务的用户推荐直销银行产品。这意味着“实质意义上”的利率市场化只发生在络平台,尚未延伸至物理点。

银行绝地反击

余额宝像鲶鱼一样打乱了银行利率市场化的节奏,动了银行的乳酪和地盘,储蓄存款被大大分流的同时,存款成本被抬升。

根据央行公布的1月份金融统计数据显示, 1月新增人民币贷款1.33万亿元,创近4年来,但同时,1月存款骤降9402亿元,大量短期存款一夜间不知去向。

中国银行业急了,一面推出T+0货币基金市场反击战,一面联手通过中国银行业协会欲“收编”。

同样对余额宝保持高度警惕的还有证监会,证监会内部已组织多次政策研讨会,针对货币基金流动性风险和利率风险,未来证监会有可能出台措施,全面提高基金公司风险准备金计提比例。

似乎这一切都是协议存款(同业存款)惹的祸,这是目前货币市场基金主要配置资产,占比达到90%以上,监管之手统一指向了协议存款。

从2003年货币市场基金诞生开始,一直都以债券作为主要的投资资产,占比一般都在60%以上。2011年10月底,证监会一纸新规助推了债券到同业存款的转变过程。

新规突破了原先“货币市场基金投资于定期存款的比例,不得超过基金资产净值的30%”的限制,由于存款的估值比债券更为稳定,且可以提前支取,收益率也高于债券。

中金公司指出了同业存款配置背后的基本逻辑,“货币市场基金配置的协议存款属于同业存款范畴,与一般存款不同,不需要缴纳法定存款准备金。过去两年,随着银行表内非标业务的发展,银行吸收同业存款需求也快速上升,同业存款市场规模也日益扩大(2013年年底超过10万亿)。”

当质疑余额宝推高了银行存款成本时,需要反思的是,商业银行非标业务与余额宝这对孪生儿可以说是顺势而生,互相成就。

余额宝运营团队也表示,当前银行间资金成本居高不下的原因在于资金需求过于旺盛,根源在于产能过剩,归咎于货币基金的说法过于片面,并没有抓住问题的本质:“遏制资金利率快速上行并且居高不下的根源在于遏制资金需求,本质的要求是实体经济去产能、降杠杆,而不应该将刚刚发展起来的货币基金扼杀在摇篮中,退一步讲,即便短时间内我国货币基金全部消失,也无法解决社会融资成本居高不下的难题。”

可以让银行松口气的是,在打击影子银行的既定政策之下,同业存款火爆背后的同业业务扩张基础也面临动摇。

另一个背景是,货币市场资金比去年年终以来稍有宽松,资金价格已经稳定回落。从基金公司获悉,协议存款利率出现大幅下滑,1月期在4%上下,3月期为5%左右,6月期也不到6%。

九龙治水的监管缺失

那么,目前余额宝的风险有多大?在中国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看来,在目前市场环境下风险基本为零。余额宝90%以上的资金以协议存款的方式存入银行,尽管当下业界在热议打破信托刚性兑付的问题,但对银行存款的刚性兑付从不存在任何异议。因此,问余额宝的风险有多大,就等于问银行倒闭的概率有多大。

这暗含的一个假设条件是,银行是有国家担保的。但显然这种公然的制度性的监管套利,会随着利率市场化的进程而不复存在。

事实上,不存在没有风险的货币基金,美国大名鼎鼎的第三方支付先驱PayPal在2011年货币基金清盘破产的时间并不久远。

当越来越多的互联金融“宝宝”、银行版“宝宝”出生,一旦市场逆转,风险发生,挤兑来临,该如何应对?监管部门又该谁来承担?

与美国的PayPal是由美国证监会监管不同的是,中国的支付宝原则上由央行监管,诞生于2013年的余额宝脱胎于央行监管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借道证监会监管的公募基金通道而出生,而投资主要投向银监会监管的银行协议存款等领域。

那么,余额宝的监管涉及多个监管机构,谁来牵头,谁负责现场检查?货币基金监管思路应如何理顺?

目前看来,中国银行业协会、证监会已经开始调研吹风。银监会创新监管协作部主任王岩岫也曾强调,同传统的金融服务相比,以互联和为介质的金融业务没有创造出新的金融模式,在本质上跟银行的传统服务没有根本区别。金融服务的对象、工具、法律关系没有根本变化。

但耐人寻味的是,主管互联金融的央行副行长刘士余的看法是,“宽容加需要时间来观察。”从央行的表态来看,宽容当然是不能突破“底线”:即不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不能非法集资。

如此看来,一条漫长的博弈之路还需时日才能见分晓。

广州恒温恒湿试验设备公司
深圳优质智能锁厂家直销
昆仑海岸公司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